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明评论

阅读 承载文明的旅行

【编辑日期:2016-6-1】  【作者:临泉文明网】  【来源:临泉文明网】  【阅读:】  【字体:
阅读,如同旅行,每一本书都是不同的风景。
不少学者认为,文字的出现才真正标志着人类进入文明社会,我们常说中华文明五千年,五千年前中国大约处于传说中的黄帝时代,而古书记载“仓颉造字”,相传仓颉是黄帝的史官,从这个角度看,文字史伴随着文明史一路前行。而从文字产生的那天起,伴随而来的阅读活动,便成为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前进的动力。
许慎在《说文解字序》中赞美文字的产生使“百工以乂,万品以察,盖取诸夬”,《淮南子·本经训》更为之增添神话色彩:“昔者仓颉作书,而天雨粟,鬼夜哭。”对于此,唐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张彦远解释为“造化不能藏其密,故天雨粟;灵怪不能遁其形,故鬼夜哭。”之所以如此,想必是因为人们通过阅读了解了天地造化的秘密,所以上天被感动得下了一场粟雨,灵怪鬼魅也不能隐遁其形迹了,所以鬼魅被惊吓得夜间大哭。抛却文人天马行空的想象不谈,文字记录历史,有人流芳百世,有人遗臭万年,阅读书籍,便可臧否人物,通晓古今。
古人重视对“道”的探索,老子认为“道”是万物之源,孔子云“人不学,不知道”,《潜夫论》进一步表述为“夫道成于学而藏于书”,可见,“道”的奥秘唯有阅读才能领悟。
秦始皇灭先代典籍,焚书坑儒,贾谊看出了这种残暴行为的目的就是“焚百家之言,以愚黔首”。秦始皇妄图通过销毁民间藏书的方式,让老百姓失去阅读学习的能力,进而变得智力低下,不懂反抗,而他的皇家书室则藏书丰富,只可惜他的继任者没有重视。《史记》记载,“沛公至咸阳,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,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”,这成为萧何的一大功绩,司马迁在总结刘邦胜利原因时指出“汉王所以具知天下戹塞,户口多少,彊弱之处,民所疾苦者,以何具得秦图书也”,可见,书籍和阅读,在王朝的更迭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。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曾是古人理想的生活方式,借助现代化的交通工具,行万里路已经不再是难题,电子设备让书籍的储存变得简单,一个小小的U盘可以轻轻松松“装下”整个图书馆。现代化的技术为阅读提供了很好的物质条件,但令人担忧的是,在足不出户便可与各大图书馆互联的今天,人均读书量并没有明显的提高。究其原因,重要一点是不少人在信息的海洋里迷失了方向,他们热衷于“快餐式”的信息,而对于营养价值丰富的经典书籍则提不起兴趣。马克·吐温说“有阅读能力而不愿读好书的人,和文盲没有两样。”阅读就是这样,一个才能平庸,又缺乏阅历的作者,读他的作品,是没有益处的。优秀作家的作品,益于启迪新知,阅读经典,就如和高手对弈,每一次都会有新收获,一如《西游记》,少年读来,是天马行空的想象;青年读来,是与天平齐的自信与抗争;中年读来,是社会的压力与自身责任;老年读来,是对命运的妥协与无奈。
立身以立学为先,立学以读书为本。书籍,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,阅读,是最优性价比的生活方式。一本好书,不只是让我们学到更多知识,了解更多事物,而且影响甚至改变一生。在阅读中,领略世间风景,感受人生百态,品评历史兴衰,何其快哉!(申涛)